[極短篇創作]格瑞芬之翼(5)-作者的話

發佈於 發佈留言分類: [奇幻]格瑞芬之翼

showMemImage.html

 

「你知道作家為何要急著完成作品嗎?

因為他怕美麗的故事在靈感來時沒有行動 ,

讓故事靜悄悄地從指尖溜走…。」

 

 

這是我第一個寫下的短篇小說,也只有短篇小說,能讓我用最快的速度在靈感消失前完成。

完成作品的經驗感覺很好,當你跟著主角經歷著高低起伏的情節與情緒為之難過、悲傷、憤怒、感嘆…後,結束那一刻就釋放了。

 

我從沒想到我第一個完成的作品的主角是隻會說話的老鷹,而牠的故事是來自我內在某些想出來卻常又縮回去的聲音。

如果你喜歡牠,也許會問那後來怎麼了?有沒有見到牠失蹤下落不明的父母與養父母?肯的母親是?

這些故事就由你自行去想像了。

 

當我們看故事時,常常會對號入座,想著這個角色就像我生活的誰誰誰….。

當角色笑我們也笑,角色哭我們也哭,角色成長我們也成長了。

這種經驗很難得,我們就是我自己,卻可以經歷別人的故事,得到我們的角色沒有走過的路,感受與經驗到的事。

 

希望你喜歡這個故事。

期待未來再相見!

 

麥克米(筆名)

[極短篇創作] 格瑞芬之翼(3)

發佈於 發佈留言分類: [奇幻]格瑞芬之翼

「什麼麼麼麼麼….!爸爸是…在雞窩長大的?所以我的爺爺奶奶也是雞嗎?」肯張大嘴巴,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肯過去出外遊玩時曾經看過雞,甚至把捉弄牠們當作遊戲。

凱說:「你的爺爺奶奶在你爸爸還是孩子時就不見蹤影了,格瑞芬它…過去幼年的確是母雞與公雞養大的,直到有一天…」

每當凱回想起格瑞芬這個忘年之交,身為格瑞芬一身唯一的摯友,知道這段過去對牠到底有多沉重,凱也是唯一一位知道牠過去的人。

母雞的本能是照顧好幼雞,當牠在這個不尋常的早晨醒來時發現一顆陌生的蛋,令牠非常驚奇,「也許是上天要我照顧這個陌生的孩子吧!」牠想,公雞不置可否。但是卻沒想到這樣的同情心與愛心,卻是讓格瑞芬的幼年過得極為痛苦而且生不如死的原因。

在格瑞芬還是兩個月大時,牠被當成一般的小雞養大,用雞的方式生長與生活,牠自己也尚未意識到與別的同儕的不同,直到牠越來越大,身形與同儕越差越多,開始讓牠受盡同儕嘲笑與歧視。

母雞並未放棄這個特別的孩子,也不覺得格瑞芬與牠的孩子們有何不同,一樣的付出關愛。

(閱讀全文…)

[極短篇創作] 格瑞芬之翼(2)

發佈於 發佈留言分類: [奇幻]格瑞芬之翼

「咕………..咕咕!咕………..咕咕!」

天還未亮的清晨,霧氣還未消散,農村的雞舍的雞群已經醒了。這是秋天的早晨,也是一個非常不尋常的早晨….。四周跟不一樣的地方,離這不遠處多了許多爪子與陌生狩獵者的足跡與打鬥的散亂,還有被意外留下來的客人…。

 

在一個小時前還是黑夜時,一個黝黑的身影神不知鬼不覺的潛進了雞舍,它的四肢修長,耳朵靈敏,憑藉著敏銳的嗅覺與味覺 ,黑暗中的雙眼銳利又狡猾,它知道今夜的大餐在哪裡了,有幾隻獵物將倒楣的成為它的腹中物。

忽然之間遠方傳來一聲清嘯,令牠全身顫抖了一下。黑夜仍然寧靜,但敏銳的獵者直覺告訴牠,今晚來的客人不只牠一個了,牠瞇起了雙眼思量著接下來該如何行動…。

牠決定先離開這裡去查探一下四周情況,確定今晚到底還有哪個不速之客,還有是不是個好應付的傢伙。

 

黑暗之中,一雙負傷的翅膀降低飛行高度,悄悄地降落在這附近的農舍屋頂上,後頭緊跟著另一對雄峻的翅膀,非常擔心的看著前者。這對剛在一起不久的猛禽伴侶不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將令他們的家分崩離析。

「瑞,我飛不動了…我一定要休息一下..。」雌鷹對雄鷹說。

「那我們找個地方吧,這裡看起來有其他人。」雄鷹不安的掃視著四周,決定帶著芬到附近樹林隱蔽處。

牠們移動時沒發覺,另一隻四腳動物早就發現牠們的蹤跡了,並且悄悄地跟蹤著牠們。

芬此時已懷有身孕多時,在牠們決定離開家時著實猶豫了許久,但是沒辦法,原來的巢穴不安全了,牠們決定離開原地另覓落角處,但芬很不巧在移動中負傷了,令牠們不得不暫時停飛。現在牠覺得自己腹中的生命蠢蠢欲動,這真的太不是時候了吧…。

「瑞, 我想我要生了…」芬艱難的吐出這句話。

瑞聽到這句話簡直心要跳出了,現在的處境很危險,陌生之地你不知道會遇上什麼樣的狀況,還有芬受傷的翅膀根本飛不上較安全的樹梢上了。

「芬 ,先忍著點, 我得幫你找可以保暖樹枝跟水還有石頭。」

雄鷹飛離,現在只剩下雌鷹與待出世的雛鷹了。

「嘿嘿嘿!!老鷹的蛋跟肉到底是什麼滋味!!」四腳動物內心開心的吶喊著,雙眼發亮,留著幾滴貪婪的口水。

在動物界的規律,老鷹除了人類與大自然幾乎沒有天敵,但是現在我有很棒的機會可以打破這個規律了。牠不自覺心滿意足的向雌鷹移動,忽然被身後一聲雄渾鷹嘯給嚇了一大跳。

雄鷹終於發現狐狸了,心底的不安已經完全浮現在檯面上,牠在離開時就嗅到很不尋常的一股氣味在附近,現在牠揮動憤怒的翅膀決定跟這個狡猾多詐的敵人開戰。

狐狸嚇得四處亂竄,在狂奔時腦袋閃過好幾個念頭,忽然出現:「如果我能想辦法擊敗難纏的敵人, 剩下的雌鷹絕不是我的對手」的想法。

狐狸對四周的環境很熟悉,牠知道必須做個狡猾的陷阱讓雄鷹掉進去,人類最喜歡做陷阱了,那陷阱到底在哪?牠瞬間想起過去差點謀殺牠的捕獸夾,好像就在附近!

雄鷹對眼前逃跑的敵人絲毫不放過,牠必須盡保護的責任,但是牠卻不知危險已在眼前。

狐狸假裝跑到負傷了,癱倒在陷阱旁,雄鷹見機不可失,一雙爪子狠戾的伸向狐狸…。

「啪擦!」雄鷹雙翅被捕獸夾狠狠的夾住了,狐狸開心的哈哈大笑著。

劇痛正在撕扯著老鷹的翅膀,令牠發出一聲心碎與沮喪的鷹嘯,這時遠處農舍的燈似乎亮了….。

 

帕里會在每個早晨固定時間醒來,然而他今早提前了些,因為他在夢裡好像聽見了意外的聲響,村里養雞同時村外也設了些陷阱抵擋一些會偷襲的獵物。

他翻起身決定提著槍走出屋外查看,突然農舍出現雞群驚慌失措的驚叫著,他懊惱著搜尋聲音來源,發現狐狸的尾巴蹤跡,他俐落的對天開了一槍,巨大槍響嚇走了狐狸,牠不知道貪心的自己咬著鷹蛋又想吃雞,結果雞沒吃到蛋也沒吃到,只能落荒而逃…。

帕里搖搖頭罵了幾聲,看著眼前這一團亂表示今天又有得忙了,在他撿起手中的蛋時放回巢裡時,卻沒意識到那是鷹蛋。

 

 

[極短篇創作] 格瑞芬之翼(1)

發佈於 發佈留言分類: [奇幻]格瑞芬之翼

懸崖上,一隻孤傲的雄鷹正迎著風張開翅膀,爪子牢牢地抓著地面一動不動。在雄鷹的背後是幼鷹,它學著父親的英姿張開翅膀卻不停地在寒風中微微顫抖著,偶爾還被強風吹得姿勢歪斜而腳步凌亂,時而前進時而後退。

此時已是黃昏,夕陽在這一刻顯得格外耀眼,落日的餘暉正照著這片懸崖,似乎問學著展翅高飛的幼鷹說:「這是你的舞台, 你準備好了嗎?」

幼鷹心理不停地嘀咕著:「這到底是幾次了…老爹到底在想什麼..?」

雄鷹一語不發的看著夕陽逐漸消失在天際,慢慢地收起雙翅,等待黑夜與月光來臨,才帶著幼鷹回巢。

在懸崖的不遠處,有雙蒼老的雙眼,正注視著這一大一小的舉動。牠看著幼鷹一蹦一跳偶爾抖動翅膀來到自己的身旁。

牠笑著對幼鷹說:「肯,你今天還是怕飛對不對?」,幼鷹不好意思地抖抖肩膀。

幼鷹很喜歡這名有著白色羽毛翅膀的長者”凱”,常常會想拉著牠聽故事,關於森林, 還有遙遠的山脈以及動物們的傳說。牠也常毫不吝惜跟幼鷹分享這些被牠幾乎說到爛的故事還有回憶,但似乎總有意無意的避開說關於雄鷹的故事…。

雄鷹對牠們一老一小的投緣默契已習以為常,也從不加入牠們的話題,任由幼鷹天真爛漫的問著好奇的問題,偶爾也會離開牠們獨自一人覓食。

幼鷹有一次想偷偷問關於雄鷹的故事,在幼鷹心中父親高大的身影一直是崇拜的形象,但是也多了一分難以親近的距離感。有次趁雄鷹不在時幼鷹問凱關於父親的事:「爸爸到底是怎麼生下我的?」「我有媽媽嗎?怎麼我從來不見過他?」「爸爸到底是怎麼學會飛的?」

凱凝視著這雙好奇的眼睛,心理猶豫著要不要開口,最後決定回答牠:「肯,這些問題等妳長大再說。」讓肯一臉疑惑不解。心知關於父親的過去對自己始終是個謎。

到今天晚上為止,幼鷹已經跟著雄鷹學關於飛行的知識第12天了,牠自己明白在成年之前務必學會飛行與獨自獵食,但是總是克服不了對飛的深深恐懼感。有一次牠調皮的藉由茂密的樹枝跟爪子上樹想練習飛回地面,結果卻摔了個大跤。負面的經驗現在讓牠覺得自己打開翅膀都有點困難。牠沮喪地對凱訴說著自己今天有多努力也有多失敗,還說父親要自己明天就能飛下懸崖,否則就不要回巢了。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

凱還憐惜地看著這名即將成年的幼鷹,這是必經過程,也許現在是該告訴牠那段往事了..。

「肯,你知道你父親當年是怎麼學會飛行的嗎?」肯停止了哭泣,露出好奇的眼神。

凱決定就在今晚告訴肯的父親,雄鷹格瑞芬過去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