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末日崗哨

末日崗哨(1)

末日倒數0天。

天空中劃過數架巨大的圓形飛行器,一一執行他們的摧毀與重生的任務。每架飛行器的底部發出劇烈的光束,對飛行生物來說是淨化光線,

但對世上的人們來說卻是徹底的毀滅光線。「愚蠢的人類終於讓神的憤怒降臨這世上了」一個雙眼細長的矮小灰人想著。

「然而這幾個更愚蠢的人,剛才到底是怎麼騙到我們的?…」

灰人看著自己的飛行器橫七八豎的躺在一片沙灘上。就在剛才因為操作失誤,讓飛行器直接撞上一間奇怪的有著孔眼的建築物,並令它屋頂少了一大塊。

灰人著惱的巡視四周,希望找到剛才錯誤的訊號源,卻不知道有「兩個人」,趁他不注意時,往飛行器迅速移動。

正當灰人終於發現錯誤的訊號源,來自建築物前方不遠處的黑盒子時,他聽到後方自己的飛行器竟起飛了。

灰人驚慌失措的回頭想追卻早已來不及,起飛的飛行器正以直線加速全速衝向天空中另一架執行淨化光線的飛行器。

另一架飛行器終於發現異狀,趕忙閃躲,但發現為時已晚…

「轟!!!!!!!!!」

巨大的光線在北線沿海的天空爆射而出,爆炸的威力瞬間吞沒鄰近百里所有的飛行器與灰人們。

這一天,世界還是末日了,末日任務執行者卻只遇上些阻礙跟微小的損失。

只有少部分的人類選擇躲在地底下逃過一劫。

「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

三名年輕男人在海邊沙灘汗流浹背的舉著槍操練著。

38度C的艷陽整個早晨烤著他們黝黑的皮膚。

一名穿著無袖背心,露出壯碩的肩膀,年約50歲,嘴咬著雪茄的白髮男人揹著手臂靜靜盯著他們的晨練。

這名男子名叫巴特,過去參與過數次海軍的戰役,現在雖已屆可退休的年齡卻仍決定留在軍營,然而他因為某些原因被分發到最涼的阿爾加島,擔起訓練新兵的工作。

此時士兵們正精神抖擻的重複著每日操練的慣性動作,偶爾會偷望巴特的眼神,看他是否滿意了?

「很好!今天晨練到此為止!休息15分鐘!」

士兵們鬆了一口氣,一下子東倒西歪的癱倒在地。巴特看著搖搖頭,清了清喉嚨,決定獨自往海灘巡視一下四周。

他心想:「現在國家很平安,我其實該知足了。」

老兵的作用似乎只剩下訓練新兵,盡可能傳承他過往豐富的經驗以備不時之需。然後這是個和平的時代,國內也無戰事。

作為阿爾加島最北部的崗哨,同時也是國境最北端,除了負責觀察巡視周圍海域確保無事外,基本上真的沒其他要忙的事情。

他遙望著沙灘,海上跟以往一樣風平浪靜,回想著過往參予過的戰事,無意識的摸起當年負傷的左肩。直到耳邊響起呼喚他的聲音。

「老師!這周的物資到了!嘿嘿!」一名年輕男子迪倫走進巴特指著不遠處的運輸車。

巴特點點頭,跟著迪倫領他的班兵去搬運物資。在一群有些不情願做搬運工粗活的人中,迪倫顯得最開心。

「不知道今天可以拿到什麼有趣的東西?」

迪倫年約18歲,是巴特班最年輕的人,無父無母的他來到軍中後總喜歡叫巴特老師,個性相當天真跟好奇,同時也是巴特頗頭痛的對象,

因為他常常在該操練的時刻溜去附近抓魚摸蝦。所以巴特給他當通訊兵做傳訊的任務,正合他喜歡到處亂跑的個性。

今天來的物資不少,士兵們正一箱箱將內容物搬進崗哨屋內。比爾與吉布里兩人非常愛鬥嘴。

在他們邊撞對方邊比誰可以先把箱子搬完,誰就能贏1打啤酒的遊戲時,被巴特大聲喝止並指著兩人的鼻子罵超過10分鐘後,沃夫加一個人默默將所有的箱子都搬完了。並一個人獨自回到房裡悠閒地看著沒看完的小說。

此時逐漸接近正午,而巴特班的崗哨,在1934年2月1日這天,首當其衝迎來了末日前夕。

他們完全沒意識到天空的變化,先是一片烏雲悄悄地將正午的豔陽逐漸遮住了,然後是一整片天空。

先是下點毛毛細雨,然後是傾盆大雨,緊接著是接近瘋狂的閃電雷鳴,以及怒號狂風。

「哇!!!這是海神波賽頓生氣了嗎!!???」

迪倫吃驚地指著海上的狂風大浪,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奇異天象。巴特終於轉過頭拋下兩人,順著他的手看向海面與天空的變化。

巴特嘴裡的雪茄掉了下來,張大嘴震驚地看著從未見過的景象。

崗哨的位置為了監視這片海域,很靠近懸崖邊,海浪捲起的巨濤彷彿隨時可吞噬萬物。怒吼的狂風與傾瀉的雨水開始撲向屋外的兩人。

「快進門!!別看了!!」巴特狂吼,硬拽著睜大眼看傻了的迪倫進屋內,五個人圍在窗邊,他們之間瀰漫著極端不尋常的詭異氣氛,看著窗外雷神索爾與海神波賽頓的憤怒之戰。

末日倒數1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